首頁 偏方 養生 草藥 穴位 方劑 書籍 中藥 視頻

陽痿

秘方欄目: 內科 外科 婦科 男科 兒科 腸胃 泌尿 肝膽 肛腸 骨科 神經 呼吸 皮膚 腫瘤 美容 滋補 延壽 心腦 食療 按摩 治方大全

陽痿 王世民治療男性性功能障礙驗案一則

中醫中藥秘方網 www.wjxyzp.cn 發布時間:2018-04-13
王世民是山西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、教授、碩士研究生導師,第三屆國醫大師。他一生致力于中藥、方劑學的研究和教學,頗有建樹,是中醫實驗方劑學的首創者和開拓者,為中醫藥學的發展做出了杰出貢獻。
 
筆者參加山西省西醫學習中醫研究班學習時,王世民講中藥學,他講課條理清楚、深入淺出,深受同學們歡迎。實習階段我又在王世民的指導下做了一個龜齡集和定坤丹的實驗,從中學會了對實驗研究的設計、操作和總結。實驗過程中王世民那嚴肅認真、實事求是的作風,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現擇在王世民指導下治療男性性功能障礙驗案一則,和同道分享。
 
患者崔某某,男,43歲,因陽事不舉半年,于2017年11月1日首診。患者半年來疲乏無力,頭昏腦漲,性欲低下,陽事不舉。曾在太原求治中醫治療服藥罔效。現患者口干、腰酸困、視物昏花。查見脈右濡弱,左沉弱。血壓162/108毫米汞柱。
 
診斷:陽痿(脾腎兩虛,腎虛為主)。
 
治則:滋陰補腎,健脾益氣。
 
處方:杞菊地黃丸合四君子湯加減:生地15克,山藥15克,山萸肉12克,杜仲12克,川斷12克,懷牛膝12克,菊花10克,枸杞子10克,仙靈脾12克,巴戟天10克,黨參15克,白術15克,茯苓10克,夏枯草15克,川牛膝15克。15劑,水煎服。
 
方中生地、山藥、山萸肉滋補肺脾腎之陰;仙靈脾、巴戟天溫補腎陽;川斷、牛膝補肝腎壯腰膝;枸杞子、菊花滋陰明目;黨參、白術、茯苓健脾益氣;夏枯草、川牛膝化痰降壓。諸藥相合,使脾氣健運,腎精得補,則應諸癥系除。
 
11月19日二診:藥后諸癥好轉,可同床但時間短。查見雙脈濡弱;舌體大,偏紅。血壓140/100毫米汞柱。
 
舌偏紅,提示陰虛明顯,在前方基礎上,加強滋補腎陰之力:生熟地各15克,山藥15克,山萸肉12克,茯苓12克,杜仲12克,川斷12克,懷牛膝12克,巴戟天12克,仙靈脾12克,丹皮10克,夏枯草15克,黨參15克,白術15克,川牛膝15克。15劑,水煎服。
 
12月9日三診:藥后腰酸困,不能久坐、久站。查見脈弱,舌淡紅。本來預期二診后應諸癥減輕,性功能改善,但事與愿違,陽痿加重。治療不知該如何著手,遂向王世民老師求教。王世民建議:加大溫補腎陽的藥量,同時加用蜈蚣2條,研面沖服。遵囑處方如下:熟地15克,山藥15克,山萸肉15克,茯苓10克,仙茅15克,仙靈脾15克,巴戟天15克,大云15克,菟絲子15克,川斷15克,杜仲15克,黨參18克,炒白術18克,黃芪30克,蜈蚣2條(研末沖服)。15劑,水煎服。
 
12月24日四診:精神好轉,能正常進行性事,但仍覺時間短。查見脈較前有力,舌體較大,偏紅。三診方加生龍骨、生牡蠣各30克,遠志10克,15劑。
 
2018年2月4日五診:近一個月多月來,可正常進行房事,仍嫌時間短。查見脈尚有力,舌正常。藥已見效,效不更方。予四診方15劑。可自己依病情每天1劑或隔天1劑。并告其注意勞逸結合,不可太累,注意節制房事。
 
王世民曾說:腎的生理功能之一是“腎藏精,主生殖”。正如《素問·上古天真論》所云:腎能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。腎之精氣的盛衰,關系到生殖和生長發育的能力。腎精化生腎氣,腎氣的盛衰決定著男性的性欲和性能力。該患者出現陽痿,說明腎氣虛弱。但腎的精氣包括腎陰和腎陽兩方面。腎之陰陽在人體內互相制約,互相依存,保持著動態平衡狀態。所以治療腎氣虛或者腎精虧虛時要兼顧腎陰和腎陽,注意“陰中求陽”和“陽中求陰”。正如張景岳所云:“善補陽者必于陰中求陽,陽得陰助則源泉不竭;善補陰者必于陽中求陰,陰得陽助則生化無窮。”然腎為先天之本,脾為后天之本。人出生后,先天之本的腎要靠后天之本的脾胃化生的水谷精微來濡養。如果脾失健運,腎得不到充足的水谷精微來濡養,則是引起腎氣虛弱的原因之一。反過來說治療腎氣虛的患者時,也應同時兼顧脾胃,進行脾腎雙補。治療腎虛患者時,既要考慮腎之陰陽,又要兼顧腎脾是王老師治療男性病的經驗之一。此患者首診時有明顯的疲乏無力、頭昏腦漲等脾虛癥狀和陽事不舉、腰酸困乏的腎虛癥狀,經用補腎健脾的杞菊地黃湯合四君子湯加減取得明顯的治療效果,足證王世民這一經驗對指導臨床具有實際意義。
 
在經過以上治療后,雖然患者精神明顯改善,但陽痿改善不明顯,經請教王世民后,他指出應加大補腎壯陽藥的劑量,并加用蜈蚣研面沖服。遵囑施治后取得明顯效果。當初聽王世民說蜈蚣有興陽作用時,曾遍查手頭的中藥書籍都沒找到“蜈蚣興陽”的出處,對此曾持疑慮。王世民解釋說:“我也沒找到出處。20世紀50年代,外交部的一個診所用四物湯加蜈蚣治療陽痿奏效,后來就有人仿照,再后來就慢慢地用開了。這也正符合中藥功效的認知過程:先是在實踐中發現中藥的某種作用,經反復驗證確認,然后經過人們總結,也就上升成了書本上的理論。對于嚴重的陽痿患者,在補腎壯陽的同時加用蜈蚣,是王世民治療性功能障礙的又一經驗。
 
王世民還說過,在治療性功能障礙應用補腎壯陽藥的同時,酌情用一點鎮靜藥,常可提高治療效果。因為這一類患者都必然或多或少地存在焦慮情緒,故治療時適當加用少量鎮靜藥,以減輕其焦慮情緒,對癥狀的改善會有較好的效果。說到這里,我聯想起當年在山西醫學院附屬醫院實習時,泌尿科專家在看陽痿患者時全部只開一種藥—安寧(那時的一種作用柔和的安定類藥),據說療效尚可。回頭看本案患者在四診時加用生龍牡和遠志后,療效較前明顯且比較鞏固,也可驗證王老師治療性功能障礙患者的第三條經驗:在大量遣用補腎壯陽藥的同時,少加鎮靜藥可以提高療效。(趙作偉)

來源:中國中醫報
Tag標簽: 陽痿(121)

猜你感興趣